联系电话:15813733880 手机端
首页 > 最新消息 > 俄乌冲突下的中欧班列:陆海运输忙改道,制裁恐慌蔓延

俄乌冲突下的中欧班列:陆海运输忙改道,制裁恐慌蔓延

作者:来源|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2022-03-02

近日,随着俄罗斯-乌克兰冲突不断升级,中国国内一些业务重心在欧洲的外贸企业都在关心一个同样的问题:进出欧洲的商路是否会因战事受阻?


第一财经记者从外贸运输行业了解的信息显示:整体来说,我国境内与欧洲方向的海陆运输通道所受影响并无外界担心的那么显著,一方面是战前已经进行了运行调整,比如通往乌克兰的通道早在开战前就停运,另一方面,一些运行在中欧海陆通道上的班次在开战后采取了绕道、转港等措施。


不过,战争还是带来明显转变,比如有的订单被退单或者停止发货,同时,过去以美元结算为主的客户,现在也打算更换货币结算方式,开通人民币账户。


中欧班列:改道


中欧班列是中国与欧洲陆上货运最主要的通道。欧洲20多个国家百余城市星罗其中,因此,俄乌冲突,国内物流行业更加关注中欧班列的安全。


开通于2011年的中欧班列,铺划了西、中、东3条通道运行线:西部通道由我国中西部经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出境,中部通道由我国华北地区经二连浩特出境,东部通道由我国东南部沿海地区经满洲里(绥芬河)出境。目前,有超过一半的中欧班列运力是走西部通道出境,途经哈萨克、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等地,再分发到欧洲。


▲中欧班列路线图


从中国出境班列的运行线路图来看,开通至乌克兰班列的中国城市并不多,仅有武汉、长沙、重庆等地,“乌克兰线”在中欧班列中的占比并不太高。


据从事国际物流业务的大洋物流集团总裁朱陆枝介绍,整个中欧班列受到俄乌战争的直接影响并非外界想象的那么大,主要是因为原本前往乌克兰的中欧班列运力占比就比较低——“(占整个中欧班列运力的比重)不超过3%。(乌克兰)这条线路不是中欧班列的主通道,甚至连支线都算不上。这条线路一个月可能也就十几至二十趟,而中欧班列每个月要发一两千列,这个体量太少。”


朱陆枝说,客户高度关注中欧班列是否会受到俄乌战事的影响,公司与各国铁路公司,其中包含中铁、俄罗斯铁路、联合运输公司(UTLC)、白俄罗斯铁路、哈萨克斯坦铁路公司等进行了紧密的联系,中欧班列也进行了相应调整。


2月24日,大洋物流在公众号发布的一份《关于俄罗斯与乌克兰武装冲突对中欧班列的影响评估》称,经乌克兰过境欧洲的运输受影响,其中包括,一方面经过乌克兰伊佐夫(Izov)过境波兰口岸赫鲁别舒夫(Hrubeszow),抵达波兰斯瓦夫库夫的班列全面暂停;另一方面,过境其它国家抵达乌克兰的班列暂停入境。 


大洋物流同时提醒,“事件发生前已发车过境乌克兰班列将更改运输路线,可能转至白俄口岸,俄罗斯--白俄罗斯口岸拥堵情况可能加剧。”


2月26日,据媒体报道,随着俄罗斯与乌克兰武装冲突升级,赣州国际陆港对过境乌克兰的中欧班列线路进行了部分调整:即2月18日已发运的赣州国际港站-阿拉山口-扎霍尼(乌克兰南线)-布达佩斯班列,临时改道为阿拉山口-马拉舍维奇(白俄-波兰北线)-布达佩斯。


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西南某铁路公司的《告客户书》称,鉴于目前俄乌冲突的形势,建议客户尽量避开经乌克兰的线路,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对于班列目前在运的线路,这家公司称暂未受到影响,同时表示“持续保持沟通,紧盯事态发展。”


朱陆枝则称,“中欧班列包括去俄罗斯以及中亚五国等地方,目前完全不受影响。”


不过,也有中欧班列业内人士对“乌克兰线”之外的其它线路可能出现的状况提出警示,“白俄罗斯宣称,如果俄罗斯需要,也会参与进来。如果白俄罗斯参战,有可能对中欧班列受到影响,所以风险还是有,但目前都是很正常的在发货状态。”


海运:“跳港”


最近,在深圳从事海运业务的某物流公司负责人王海非常关注俄乌战争局势的发展。他所在的公司船东就挂靠乌克兰的敖德萨港口。


当地时间2月24日,俄罗斯媒体报道称,俄军已登陆乌克兰港口城市敖德萨。敖德萨系乌克兰南部工业、科学、文化和旅游中心。作为黑海北岸地区的最大港口,敖德萨港也被俄军接管。


“按照柜子货物运输,敖德萨是乌克兰的重要的港口,肩负着整个黑海地区,有接近1/3甚至一半数量的货物运输,都会停靠在这一港口。”王海介绍,通过敖德萨港口,可以将货物运输到俄罗斯、东欧等地。


这两天,王海一直在和敖德萨当地的代理或者是合作方联系,绝大多数的人都还在正常的工作当中,并没有极度的恐慌状态。


“我们现在担心货物到港之后,长时间没有人提,导致货物产生大量的滞箱费、仓租、柜租,大量的货物还会造成后面有诸多的麻烦。”王海说,到时候会不会以战争的问题作为“一个不可抗力”进行处理,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保险公司会拒绝赔付,这就会很麻烦。其次,对在敖德萨港口的一些合作方,“我们也会担心他们因为军事行动的问题,可能说有逃亡或者是离开当地的居住或者工作场所,会造成我们当地的服务中断,这种当地服务的中断会对我们整个服务网络有一个影响。”


但业内的恐慌情绪已开始蔓延


“24日下午开始,陆续已经有一些班轮公司开始通知我们,拒绝接去往敖德萨港口或者包括黑海地区的一些货物。”王海说,有一些已经发来定舱确认的客户,船公司要求其退回。




王海介绍,“班轮公司为防止安全受到威胁,或者是担心船在码头被扣留,他们会选择跨过敖德萨港口或者不再挂靠黑海地区。”


选择“跳港”成为不少航运公司的选择,其中就包括航运巨头马士基


2月24日,马士基在官网的更新消息中称,鉴于乌克兰的局势在一夜之间爆发了冲突,所有马士基员工都被指示在家中远离任何冲突地区工作,不停靠乌克兰的任何港口,并将停止接受进出乌克兰的订单,直至另行通知。目前运往乌克兰的货物正计划在塞得港和科尔菲斯卸货。


2月25日,马士基出台方案,免费更改目的地服务,但需支付重新装载和转移费用,同时往返乌克兰的有效预订不收取取消费用,并且乌克兰集装箱的滞留和滞期费时钟将临时停止,直到2022年3月3日。


制裁恐慌


“我们有一个应急管理工作群,在一个星期前就开始工作了,都在全方位找应急方案,包括如何应对俄罗斯金融系统(可能)被制裁,以及中欧班列如果真的有影响,我们的海铁联运,多式联运,能不能给客户及时的提供解决方案,还有海外的集装箱怎么运回来等,都在做相关预案演练,我们都在密切关注。” 2月25日晚间,朱陆枝仍未下班,一直在与同事不断地沟通,商讨应对方案,并与客户交流。


可是,客户的恐慌情绪持续爆发


“这两天我们已经陆续接到一些客户(通知),特别是美国客户,已经停掉物流订单业务了。他们已经全部停止下单走中欧班列,没有任何的沟通余地,直接就撤单。”某中欧班列负责人彼得说,客户担心的不仅是战争对运输的影响,还包括可能带来的贸易制裁。


“大家考虑到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之下,贸易清单列得越细,有可能美国的企业通过俄罗斯过境,相关方面就会把货物扣押下来。”彼得说。


除此之外,关于俄罗斯可能遭到金融制裁的传闻,也成为中欧班列业内企业的担忧。在恐慌情绪之下,大家纷纷着手更换贸易结算方式进行应对准备


朱陆枝介绍,大洋物流要向包括俄罗斯铁路RZD及其放下公司在内的国外铁路公司购买境外段服务,每个星期都要支付给俄铁几百万美金购买服务,过往,双方是以美元结算。“最近,接俄罗斯方面通知,先暂停付款,待切换账户后再付款但业务不受影响。”


2月27日早上,据报道,美国、欧盟委员会、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加拿大的领导人在一份联合声明中称,“保证将被选中的俄罗斯银行从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国际结算系统中排除。”在此之前,朱陆枝说,他们已经“在和海外上下游客户积极沟通推动他们开通人民币账户。”


(文中王海、彼得为化名)